“萨德”阴影笼罩韩国星州郡

  韩国星州郡民众举行烛光集会,抗议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要求韩国政府撤回有关决定。右边标语为“星州的蓝色蝴蝶与所有热爱和平的国民同在”。

  星州郡瓜农申某在整理因抗议部署“萨德”而遭自己毁坏的瓜田。 本报记者 陈尚文摄

  曾经,韩国庆尚北道星州郡以盛产甜瓜而闻名;如今,这里因为“萨德”反导系统而充满愤怒。

  从被宣布成为“萨德”反导系统部署地至今,星州郡居民一直通过烛光集会、请愿签名等方式,抗议在自己的家乡部署“萨德”。本报记者近日再次走进星州郡,发现与上次不同的是,沿街的抗议条幅更多了,到处是“救救孩子”“不要‘萨德’”的标语,密密麻麻的抗议条幅覆盖了甜瓜宣传画和象征当地居民幸福生活的彩绘。

  为抗议部署“萨德”,他开着拖拉机,毁掉了从父亲手中继承下来的甜瓜田

  “上个周末真的不想再忆起!”在一片被毁的瓜田上,星州郡农民申某对本报记者说。为抗议在星州郡部署“萨德”反导系统,7月30日上午,他驾驶着拖拉机,同其余32辆拖拉机一起,驶向了他从父亲手中继承下来的甜瓜田,塑料大棚、瓜架、水管、风罩,还有甜瓜,“一瞬间全部被碾毁”。

  在周围一排排整齐的甜瓜大棚的映衬下,这片被毁的瓜田格外刺眼。被碾压过的大棚完全坍塌,极度扭曲变形的钢架缠绕在一起,破碎的塑料膜散落在瓜田里,腐烂和被碾碎的甜瓜随处可见。

  申某说,他从前的生活一直是早上5点起床,7点到中午时分筛选好成熟的甜瓜,下午最炎热时段稍作休息,傍晚开车去大邱市的联合市场送货。9月正式收获季即将到来之时,日子会越来越忙碌。

  “那曾是最快乐的时光!”他的回忆戛然停止,接着叹了口气说,“从播种到收获,就像呵护孩子一样一点点看着这些甜瓜长大。现在毁了它们,能不心痛吗?”对于铲平瓜田的决定,申某告诉记者,这是一位愤怒和无奈的农民为抗议部署“萨德”所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之一,而这一举动给他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达2000多万韩元(1元人民币约合167韩元)。

  “就是那里,有房子的地方。”申某指着身后的山告诉记者,那里就是被指定为“萨德”部署地的星山炮台,距离他的瓜田只有不足400米。目前韩国甜瓜价格同比下跌了近30%,虽然不能排除其他因素,但是绝不能忽视部署“萨德”决定带给消费者的心理层面影响。他说,如果“萨德”来了,电磁波会影响甜瓜的正常受精,蜜蜂不能正常授粉,这对农作物的影响可谓是致命的。未来还能不能种,种出什么样的甜瓜,“萨德”到底有没有危害,政府没有环境测评,没有事先说明,便说“萨德”电磁波安全。然而又有多少人敢买、敢吃这样的“萨德甜瓜”?

  星州郡素有韩国“甜瓜之乡”的美誉,4.7万人中有60%左右以种植甜瓜为生,甜瓜产量占全国近70%。“这是我们的命根呀!”申某告诉记者,与其让“萨德”毁了瓜田,还不如自己亲手毁了。“将来还能做什么?”他问自己,目光中一片茫然。说着说着,申某眼眶有些泛红,转过身蹲下抽起烟来。

  “生活都乱了,我们很痛苦,求求‘萨德’不要来”

  自韩美7月13日宣布星州郡成为“萨德”部署地以来,星州郡民众就持续在郡政府广场举行大规模的烛光集会示威活动。到8月1日,已经是第二十个夜晚。

  暮色降临,人们陆陆续续赶到郡政府广场,排队领取蜡烛后席地而坐。20时,烛光集会正式开始,广场上坐满了前来抗议的居民。低头默哀,高呼口号,发表演讲,共唱反对“萨德”的改编歌曲……大家以各种形式,表达着对“萨德”的强烈反对,要求韩国政府撤回部署“萨德”的决定。

  因为史上罕见的高温天气,韩国今年的夏天格外难熬,但炎热的天气丝毫没有阻挡星州人民反对“萨德”的行动和决心。在集会人群中,许多老人一边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一边高呼抗议口号。许多小孩安静地坐在大人身旁,时而用双手托着脑袋,时而挺起身来认真聆听讲话。到了呼喊口号时,他们也学着大人的样子高举手臂。他们或许并不完全明白大人们在抗议什么,但一定知道有不好的事情正发生在自己家乡。

  “不顾国民反对执意部署‘萨德’的人们,你们是美国人吗?”庆尚北道媒体上的这句话,正出自当地青少年,他们用自己的文字抨击眼中的怪物“萨德”,言语简单却直击人心。

  白天的星州郡政府广场十分安静,在烈日的炙烤下,一群年轻的妈妈在画宣传画,折祈福的纸鹤,帮助人们在白宫请愿网站有关“撤销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决定”的请愿上签名。集会在接近午夜时结束,人群渐渐散去,她们又一次出现,清扫广场,回收用具,整理横幅。每天守在广场上十几个小时,风雨无阻。

  “我们这代人已经无所谓了,可是孩子还小。如果自己的努力能换取孩子未来的安全,累点又算什么呢?”孙某的女儿上初中二年级,她告诉本报记者,如果“萨德”来了,谁能保证星州不会成为战争的靶子?在星州部署“萨德”,就意味着美军将入驻星州。驻韩美军基地经常曝出各种丑闻,而美国军人犯了罪从来没听说过会在韩国受到惩罚。

  “不安定,不安全,生活都乱了,我们很痛苦,求求‘萨德’不要来!”她恳切地说。

  “让烛火不熄灭,让心聚在一起,让政府撤回决定”

  星州郡大浦村是韩国国家重要民俗文化遗产村落,最早可追溯至1450年朝鲜世宗时期,村子里有70多座传统韩屋,大多已有百余年历史。记者来到该村村口,最先映入眼帘的,同样是反对部署“萨德”的横幅――“民俗村前有‘萨德’像什么话!”

  大浦村管理员一边翻着出入记录一边说,此前每天旅游大巴的数量都有四五辆,周末会更多。然而这里距离星山直线距离只有3公里左右,自从“萨德”将被部署到星州郡的消息传开后,游客已寥寥无几。“现在是韩国夏季休假高峰期,大巴再也没来过,自驾游的车也看不到几台了。生活在这里的居民都已至少五六十岁,他们没办法离开。如果真的部署了‘萨德’,子孙后代不敢再回来,村子本身会不会消失呢?”他的话中充满了担忧。

  虽然还未开始部署,“萨德”阴影已经逐渐笼罩整个星州郡。“阻止‘萨德’部署星州斗争委员会”共同委员长郑永吉告诉本报记者,部署“萨德”的决定导致甜瓜价格下跌,星州郡的饭店、商家甚至是传统市场的生意都趋于停滞,庆典活动纷纷取消,给当地经济和民众生活带来极大影响。

  对于部署“萨德”的决定,斗争委员会共同委员长白哲炫质疑说,韩国政府没有通过任何行政程序,未获得星州民众的同意,就宣布了部署“萨德”的决定。星山周围1.5公里范围内生活着2.5万余居民,“萨德”如果来了,人们如何生活?回忆起斗争委员会的发展历程,郑永吉表示,从星州郡被宣布为“萨德”部署地时创立,该委员会成员在短时间内增加到300多名,且还在不断增加中。星州、庆尚北道越来越多的市民团体、校友会加入委员会,与当地人站在一起。到庆尚北道旅游的首尔、仁川、釜山市民,也会特意参加烛光集会,支持星州人民。

  如今在星州,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会别着一个象征着和平的蓝色蝴蝶结。8月12日,星州郡老人会将举行反对“萨德”集会;8月15日光复节,委员会将举行815人削发反对“萨德”集会活动,呼吁韩国社会能够给予星州更多关注。

  “让烛火不熄灭,让心聚在一起,让政府撤回决定!”郑永吉说,这条路会一直走下去。

  (记者 陈尚文 马 菲)

相关新闻